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三龍先生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1-03 16:28:14
瀏覽字號:
0

在山陰縣城有一位家喻戶曉的兒科醫生,那就是曾經的閆吉山老先生,也許問起他的名字來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如果說起三龍先生,人們并不陌生。

三龍先生姓閆名吉山,字慶川,兄弟排行為三,是山陰七十年代前被人們稱之為會看病的娃娃先生。于一九零九年陰歷二月十一辰時出生于山西省山陰縣岱岳鎮閆家巷,于一九九一年陰歷九月廿一子時卒于閆家巷老宅。

遲到的感謝

事情回到一九九一年十月的一天,一位七里溝村的婦女提著糖果來到先生的家里來看望已經病入膏肓的先生。她告訴先生兒子前幾天結婚了,要不是二十多年前先生救了兒子的命,也就沒有兒子的今天。

這就是農村人表示感謝的表達方式,也許他們在當時連一聲感謝的話也說不出口,但他們會把所感謝的人和事一輩子記在心里。 以至于后來開了診所的先生后人,在為患者看病時常?;嵊腥蘇庋?我們的兄妹,我們的兒女小時候得病都是你爺爺給看的,現在又輪到給孫子看了,那年我弟弟得了麻疹如何如何……全憑你爺爺救了一命等等。

后來的人還有不清楚的,以為現在看病的醫生就是人們所說的三龍先生。究竟如何表述,是“龍”還是“聾”看了下文自然就明白了,以下表述就以先生稱呼吧。

先生的從醫經歷

先生少年曾就讀于太原平民中學,畢業考入黃埔軍校,但在體檢時同時考入的十二人中,有兩人因體檢不合格被刷了下來。先生是其中的一位,由于耳疾被淘汰下來。不過先生后來很慶幸,因為聽說被軍校錄取的其他十名學生到了南方后,因水土不服,患了痢疾就嗚呼了過半,最后只有活下來的兩人到了臺灣。

回到家鄉的先生先是在一個學校當了教書先生,那一年的秋季先生經歷了一個小兒猩紅熱,麻疹傳染病大流行的季節,在傳染病流行期間,在鎮北的大橋溝,鄉村的田野里隨時可以看到有群狗在撕咬著小孩尸體的場面。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大人們有的只是焦急和無奈,到廟里去燒香,求菩薩來保佑。于是先生決心棄教從醫。再加上其奶爹也是看小孩病的醫生。這樣的天時地利更堅固了先生從醫的決心。

自此先生一邊跟隨奶爹行醫看病,一邊刻苦學習醫學知識。由于奶爹掌握的知識有限,為小兒病治的方法只限于針灸和配一些成藥散劑來治療。所以遠遠應付不了小兒傳染病的突發情況。

當時的縣城還沒有引進西醫西藥,只限于中醫中藥的治療,先生學習了大量的醫學書籍,有《醫宗金鑒》《本草綱目》《金匱要略》等。尤其以金匱要略的兒科部分為主,先生領悟了了張仲景這位東漢名醫的精華,結合自己的實踐,悟出了一套自己的治療經驗。

在治病過程中,先生對小兒傳染病的麻疹,猩紅熱,百日咳,肺炎的治療逐步形成了一套獨特的治療方案。例如對于麻疹及猩紅熱的治療方案,先生總結為出疹前,出疹中,出疹后不同階段的藥味加減治療的經驗方。從而使兒童的死亡比例大大縮減,極大的挽救了許多兒童的生命。

隨著時間的推移,先生對于治遼兒科病越來越有經驗,應付各種兒童雜病的能力也越來越強,名聲也越傳越遠。方圓百里之內常有抱著孩子來找先生看病的人,找先生看病的人不免要打聽先生住的地方,偏有知情人又不大習慣叫先生的大名,就以先生耳聾為特征,加之排行三為導向,便悄悄以三聾先生告知??床〉娜艘暈竅壬男∶?,加排行三,自然是三龍先生了。于是龍與聾諧音,反正都是為找先生看病來的,也沒有人刻意去解釋。完全由個人的理解能力為準則,三龍先生的大名就這樣經過為孩子治好病的大人們口口相傳,越傳越遠,越傳越廣。自此誰都知道岱岳有個會看小孩病的三龍先生。

解放后先生被收編到岱岳公社醫院,即現在的鄉醫院,成為醫院里唯一的兒科醫生。先生看小孩病非常認真,據自己的經驗總結出了七個字,望、問、聽、摸、把、瞧、按。望是指望孩子的面色,問是問家長孩子發病的情況,聽是聽孩子的哭聲,摸是摸孩子的囟門是凸出去還是凹進去的。把就是為小孩把脈,瞧是瞧小孩的手指紋。按就是按小孩的肚子是軟還是硬。這樣綜合判斷才能為患兒開出準確的藥,更有效地治療好病。所以看一個病一輪下來,也確實很費時間的。

先生不僅要為患兒看病開藥,還的去患兒家里,幫助那些不會給孩子灌藥的家長為患兒灌藥。因為當時為患兒治病大部分服用的是草藥。小部分是散劑。給患兒灌藥確實也是門技術,既得灌進去,又不能灑出來,還不能搶著孩子。每當孩子的病好了,家長歉意的說;為了孩子的病您把我家的門檻也快磨平了。先生說只要孩子的病好了,比啥都強。先生也常和人說起岱岳街上的每個巷子里的每個院子的每個家里,門從那開他都知道。山陰縣的大小鄉村他百分之九十的地方去看過病。

每到半夜三更,先生睡的正香,一陣敲門聲把先生叫醒,準是孩子病急,先生忙著背起藥箱就跟著叫門的人走了。等看完病回家剛躺下,又一陣敲門聲把先生又叫走了。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無論寒冬暑夏先生很少睡上一個整覺。先生走路的膀子總是斜的,老伴說讓藥箱子給挎斜的。

不過幸苦最終贏得了人們的尊敬,那是六五年的初春,先生的母親逝世,叫夜的那天晚上,來送燈的人們默默地占了半條街,送燈是為了祭奠亡人,更是為了對活著的人的一份敬意。

文革的來臨

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醫生也被隔離起來不讓看病了,先生原本就戴著頂高成分的帽子,趕上這場政治運動,又給摞了一頂反動醫生權威的帽子,被批斗的厄運自然是躲不過去了。批斗那天,去了一伙造反派,也看要帶出去批斗的關鍵時刻,那個造反派的頭頭不干了,“我以為是要批斗誰哪?原來是三龍先生,這我可不能干,從小到大的我包括孩子們的病都是他給看好的,要批斗找別人吧”說完造反派頭頭帶著人走了。好在那位造反派頭頭還有點良心,先生總算躲過了這一劫。

不過后來先生還是被調到離縣城五公里的安榮鄉醫院去了。安榮鄉的群眾倒是很滿意,先生的診室里幾乎每天的患兒都排的滿滿的。那時節農村患營養不良的孩子特別多,一個個面黃肌瘦的,兩三歲了還不會走路,見不得風吹,吃不得葷腥,三天兩頭的生病。對于治療這類病吉山先生最有辦法。針灸是先生的絕活,先針刺十封穴,快灸中脘穴,下脘穴。配兩副以健脾、養胃、消化的草藥,再配以鈣加VB12注射液注射10次。過不了幾天孩子就活蹦亂跳的了,后續再服幾盒小兒健脾丸以鞏固療效。于是先生又告訴家長們,讓娃娃在土里耍上一給夏天保證能吃能喝啥病也沒有了。

再就是小孩得了肺炎,先生也有先生的辦法。有句俗話叫做病來如山倒,還真比喻的沒錯,小兒肺炎急性期發作期,高燒伴氣喘,一陣緊似一陣。對于這類病,先生根據經驗是隨機應變,病來初期杏蘇引加減,病來中期麻杏石甘湯加減,最終經過幾番折騰,必須得讓那些得了病的小孩轉危為安才放了心。

還有得了百日咳的孩子,咳起來一陣咳的要命,喉輪里的那口痰上不得下不得,遇到這類病,當然先生開草藥是必須的,最拿手的是進針天突穴,那個穴位在脖窩的凹陷處,有氣管,緊鄰靜動脈血管,針扎的深了有危險,針扎的淺了不管用。所以先生扎這一針非常小心認真,每當扎完這一針,先生緊張的頭冒冷汗,不過真的很管用,有的患兒立馬喉輪里就聽不到痰鳴了,有的患兒減輕了。再配上個雞苦膽加白糖的偏方以增強療效。

一次先生為一個為孩子看病,好幾天沒休息好。這個孩子已經十五歲,是個大孩子了,經先生診斷為猩紅熱。按常規這個病一般是八歲以下常見,十五歲得這個病很少見,孩子的體溫升到了四十度,疹子有內陷之象。吉山根據以往經驗,配以解表,清火,解毒的草藥,打破一天服一劑藥的常規,囑咐起每四小時服一次,連著服藥,直到燒退。連續服了兩天燒退了,鮮紅的疹子彌漫了全身,這次在清火,解毒的基礎上在加以健脾消食的草藥維護療效。過了幾天當疹子退了以后,孩子全身退了一層皮,尤以頭上的皮,從頭皮退起沿著頭發頂了出來,整張的厚厚的一層皮從脖子以上脫落下來,這可真應了那句老話了,大病來臨,不死也的脫層皮。先生總算舒了口氣。

七二年春先生又被調回了岱岳鄉醫院,安榮的患者只得改換原地的醫生看病,不免讓人家嘮叨幾句;“怎么?朱砂走了,來請我這馬馬紅了?

余熱的晚年

七五年先生退休了,退休的先生幫兒孫坐診。在此期間有些病治療的也是挺懸的。一天上午自稱是金沙灘的一對夫婦抱著個孩子來看病,說孩子在村里的診所已經注射了七天青霉素還沒把燒退了。先生經過診斷,認為孩子高燒多日,身體已經虛了,不能再注射青霉素了。按中醫的說法叫陰虛火旺,用藥應該以滋陰降火為主。先生為患兒開了兩付草藥,囑咐每四小時喂一次。等孩子把藥服完以后,孩子的燒退了。已然放心,又開了兩付藥帶回去服用,以防復發。

還有更離奇的事,一天一位婦女抱著一個小女孩來看病,咋一看這個女孩的樣子還挺嚇人的,活脫脫像一個剛出蛋殼的小鳥,一個大肚子下露出個小小的腦袋和瘦細而短小的四肢。不過當先生看到這個小孩,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北街那個小畫匠的的孩子嗎?怎么你給抱來了?”“在加工廠那個拐角處拾的,您就給看看吧,死馬當做活馬醫吧,治好了算孩子命大,治不好也不怪您?!北Ш⒆擁母九庋?。

先生心里好忐忑:因為這個孩子前幾天給看過也給開了藥啊!為什么更嚴重了?藥開的有問題?不應該呀!

不過醫生的職責是治病救人,病人上門就得給看。先生定了定神,沉思了片刻,毅然還用了上次的治法,大承氣湯加減。大承氣湯一般用于實證,可看此小孩已然久病多時,體虛的不能在虛了。而先生竟然在這樣的孩子身上選用了此方。先生的先師張仲景使用此方都是慎之又慎的啊!真不知道后果會如何。

事情的結果超出想象,三天后孩子的面色就好了很多,先生又以參芩白術散加減為孩子調胃健脾。一個月后孩子會坐了,會笑了,肚子雖然比正常孩子還大一些,但已經不錯了,基本屬于正常了。

孩子的親爸小畫匠找來了,想讓先生勸一勸那位拾孩子的婦女把孩子給還回來。這下先生終于有機會問一問上次吃藥的事了,小畫匠道出了實話。

原來女兒在幾個月前就得了這個病,大便不出來,肚子一天天在增大,去北京兒童醫院檢查的結果是巨結腸。給出的治療建議是:每天堅持給孩子灌腸,堅持到孩子八個月再來醫院做手術。小畫匠夫婦每天給孩子灌腸,灌到孩子五個月時,孩子的媽丟下孩子回娘家了,小畫匠給孩子灌了兩天,又煩又心疼孩子,又怕孩子堅持不到八個月,又心疼妻子,家里又困難。一狠心把孩子扔掉后就悄悄地躲起來,當看到有人將孩子抱走,他才回了家。至于先生給孩子開的藥,他們以為北京醫院的醫生都說只有做手術才能治療的病,幾付草藥那能解決個啥問題。所以也沒認真對待,第一付藥煎糊了,第二付藥孩子鬧的不好喂,自然喂一半灑一半的也沒喂進去多少,誰知老天就是和他兩口子開了個大玩笑。

想著這年輕人也不容易,先生就想幫個忙,勸說那位拾孩子的婦女,把孩子還回去,可那位婦女每次帶孩子來看病時,身邊都跟著她那個六歲大的女兒,那位小姐姐就是怕有人把這個小妹妹給要回去。誰開口就跟誰拼命,最終一切相勸都無用。

隨著日月的流逝,先生逐漸老去,九一年陰歷九月二十一夜間十二點正,老人走完了人生的路程撒手人寰。

先生走的那天是星期天,天氣特別的好,給先生打開墓的人剛進了院子,鄰居就問:“墓里有靈芝草嗎?先生的后輩咋盡出大學生、研究生”。

“啥也沒有, 說積德哇!”打墓的回答。

是啊!先生只是個普通的醫生,他做了他該做的事,就有人想著念著。

有句歌詞唱的好;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摘自《山陰人文》)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南特vs巴黎圣日尔 永辉彩票快三计划网 宝石女王注册 瓦伦西亚paiming 星际争霸2破解 浮冰流电子游戏 排列三开奖 福彩快乐10分开奖 天龙八部手游版攻略视频 塞维利亚王宫权游取景地 西汉姆联新球场足球新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 勇士vs篮网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大航海时代船的类型 甘冈VS圣埃蒂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