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悅讀 > 詳細內容
一首新時代的黃河交響曲
來源:光明網 作者:劉斌2019-06-13 17:36:06
瀏覽字號:
0

  提起黃河,人們自然會想起詩仙李白那“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的既飄逸又壯美的千古名句,耳邊會響起《黃河大合唱》那激昂而豪邁的旋律。是的,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一提起她,每個中國人心中無不心潮澎湃,激情蕩漾。而詩人吳重生最近發表的詩作《黃河穿越夢境》(發表于5月27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更是滿懷熾熱的情感,充滿自豪和欣慰,描繪了一幅“黃河穿越夢境”的神奇瑰麗的長卷,奏響了一曲新時代黃河筑夢輝煌的交響曲。

  《黃河穿越夢境》全詩54行,分四小節。之所以將之譽為一首交響曲,是因為全詩不是單純地描摹黃河的壯美外觀,也不是線型地敘述黃河的變遷史,或者,停留在黃河的風土民俗的展現上,而是采用超現實主義與現實主義相結合的手法,以呈現詩人夢境的形式,既記述黃河穿越夢境,以此表現黃河兩岸新時代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又淋漓盡致地抒發詩人個我深沉而熾烈的情感,表達出一個新時代的詩人面對黃河如此的變化所思與所感,那樣一種被感染、感奮、召喚與激發的內心世界。而這兩者,在詩中構成了一種層次鮮明又相互呼應的對話,形成了一種具有詩歌藝術原創性意義的交響與共振。

  詩歌第一節,詩人便以一種大開大闔的氣勢,營造了一種做“夢”的情境。起首一句“過了驚蟄,中國的山川都蘇醒了”。表面看是寫做“夢”的時間,實際是交代了時代背景:新時代的春天到了,中國這條東方的巨龍蘇醒了。這是總的背景,是中國新時代所有變化,或者說所有美好的“夢”的大前提,是我們民族走向新生的基礎與關鍵。接著,詩人以“山巖”的“乳牙”、“山鷹”的“學飛”這樣壯美的意象,暗示著一個民族的騰飛與崛起。而“城市和鄉村開始移動”,“夢想犬牙交錯”,將這個時代背景,這個中華民族的“蘇醒”的歷史時刻,寫得大氣磅礴,動人心魄。與這樣的“蘇醒”畫面像對照的,恰恰是“我”“進入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深度睡眠”。于是,“我夢見梔子花在河邊開放/紫色的肥皂花在海邊排列成籬笆墻”。這是怎樣一幅春朝激蕩、春意無邊的美景!從而,一“醒”一“夢”,構成交響,形成互文,在超現實的外表下,是主客觀的對話與互證,“夢境”的詩意內涵在“我”與時代與“黃河”之間順利展開,并在下文得以進一步的相互映照、補充與闡釋。

  詩歌第二節,詩歌開始進入“夢境”?!白蛞?,黃河穿城而過”,既是點題,也是為下文做鋪墊?!俺善善淖顯樸⒅綬鉤觥?,承接上文,渲染出新時代改革春天的勃勃生機。而“目光所及,男方的田野和村莊出現/我聽見清脆的浪濤在叩南國的門”,則是以意象組合的形式,暗示著黃河兩岸加入到全中國的改革大潮中,正在努力改變大西北的落后局面,向著改革前沿的南方諸省看齊。而“我看見夢的三原色,巨大而溫馨/我聞見梅花的微笑,高屋建瓴”則是對黃河筑夢的理想與信念的高度贊譽與由衷的欣慰。于是,就引出了“夢境中壘起的城市煜煜生輝”這樣總結性的詩意的命名。

  如果說詩的第二節是超現實的夢境的展示,那么,詩的第三節則是從“夢境”中跳出,以一種現實主義的清醒與理性,來審視“夢境”。這時,詩人告訴我們,這樣一個全民族的崛起的騰飛的中國夢,是“我”的,是黃河邊的每一個人的,更是“四季花語集結”在身邊的“少年”們的。當“黃河穿過我的夢境,浩浩蕩蕩”時,詩人告訴我們,“黃河是一把天尺,丈量你的腳步”,也“丈量天高地厚的往昔”?;坪硬喚鐾芯僮判率貝娜嗣塹拿蝸?,也寄托著“五千年的歷史和文明”的華夏的夢想。如此,詩意一下子橫跨古今,思接千載。而我們要說正是這樣的基于現實主義的詩歌手法,與上節超現實的詩寫,營造出了鮮明而豐厚的詩意,形成著詩歌審美的開掘縱深與張力。

  詩的第四節一開始就寫道:“當我醒來,只望見黃河的背影/高鐵和橋梁如海浪般起伏”。這是什么?這是一副遠望凝思的畫面。那么,詩人所思者何?正如詩中所寫的:“我望見每一個浪頭,心底便多一個夢”。于是,詩人想到這夢的背后的堅強有力的支撐,那全民族夢想的基石——“北京朋友約我謝謝石頭的文章/這使我想起中流砥柱”。這是一份深情的贊美,也是一份由衷的歌頌,更是構成這首交響曲的最高音與主旋律。詩人說:“過去的半個世紀,我一直在做夢”“然而,我的夢境猶如這條河谷/在民族的腹部彈奏新時代的樂章”。為此,詩人說“如今,我每天彎腰種植自己的日子/就像身旁的大海和天空/每天每夜,靜待穿城而過的你”。如此,詩人借黃河這個神圣的意象,將一己的夢想與一個時代一個民族的偉大夢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首新時代的夢想的交響曲,唱響了一曲贊美黃河,更是贊美我們偉大民族和新時代的高亢的華美樂章。

  綜上所述,詩人吳重生以現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相結合的手法,通過“我”與黃河的傾心對話,真實地表現了改革開放以來,中華大地特別是黃河兩岸翻天覆地的變化,熱情謳歌了新時期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滿懷期待與充滿信心地展望著中國夢的美好前景,表達了一個當代中國詩人對祖國對民族取得巨大歷史進步的幸福自豪之情,也表達了他真誠的祝福與更加美好的期盼。特別值得一提的,這樣一首所謂“主旋律”“正能量”的詩歌,卻不像以往同類作品,給人刻板、機械或者大詞口號堆砌之感,而是自覺嚴格地遵從著詩歌藝術創作規律,重視自由與想象,重視語言的原創性,重視創作主體的審美地位,講究技巧,化實為虛,多從主觀感受入手,從寫作者真切的生存與感動入手,寫得既真摯親切又富有靈氣與創新意味,給人耳目一新的印象。這完全得益于吳重生在這類作品寫作中嚴謹艱辛的探索與努力嘗試,從而使得《黃河穿越夢境》這一詩歌文本具有了為同類題材提供審美示范的地位與價值。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临沂福彩中奖 泰国天堂APP下载 使命召唤ol异变风暴攻略(第一章普通,上部分) 黑胡子赏金电子游戏 广东时时彩平台 经典老虎机2 星际争霸大师 恶龙传说免费试玩 江西时时彩开奖官网 免费在线棋牌游戏 巨蟹座幸运数字 希拉尔和阿尔赖扬分析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北京快3软件 现代战争 皮皮江苏麻将下载